默认广告,请到后台广告管理中修改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放生文库 >> 内容

戒杀放生,就是为己造福!

时间:2017-6-24 23:08:01 点击:

  从古至今,动物报恩的记载,提醒人们戒杀放生,爱护众生就是为己造福(转)

  古代关于动物报恩的记载很多,如隋侯之珠,昭之救蚁,毛宝放龟,黄雀衔环,象牙报恩、猛兽致鹿等等,皆有据可查。

  隋侯之珠最早见于西汉《淮南子·览冥》:“譬如隋侯之珠,和氏之壁,得之者富,失之者贫。注:隋侯,汉东之国,姬姓诸侯也。隋侯见大蛇伤断,以药傅之,后蛇于江中衔大珠以报之,因曰隋侯之珠。”东晋干宝《搜神记》卷二十记载此事:“隋县溠水侧,有断蛇邱。隋侯出行,见大蛇被伤,中断,疑其灵异,使人以药封之,蛇乃能走,因号其处断蛇邱。岁余,蛇衔明珠以报之。珠盈径寸,纯白,而夜有光,明如月之照,可以烛室。故谓之‘隋侯珠’,亦曰‘灵蛇珠’,又曰‘明月珠’。邱南有隋季良大夫池。” 南朝宋盛弘之《荆州记》也记有此事:“隋侯曾得大蛇,不杀而遣之。蛇后御明月珠以报隋侯,一名隋侯珠。”

  昭之救蚁见于南朝宋东阳元凝《齐谐记》:汉代吴当阳县董昭之,尝乘船过钱塘,曾乘船过钱塘江,见江中一蚁浮在短芒上,其情甚危。他甚怜此蚁不顾别人的阻止,将蚁救起。夜梦乌衣入来致谢,并说他是蚁王,今后若有事情告诉他。后来董昭因事入狱,“但取两三蚁着掌中祝之”,要它们去告诉蚁王,果然有许多蚂蚁前来挖出洞穴,让他逃了出去,并于不久得到赦免。此事后来的启蒙典籍,如《龙文鞭影》、《幼学琼林》等,将董昭之易为董昭,名虽不同然事同。

  毛宝放龟见东晋陶潜《搜神后记》卷十,但放龟之人并非毛宝,而是他的一个手下。说的是晋咸康年间,豫州刺史毛宝戍邾城,手下有一军人于武昌市,见人卖一白龟子,长四五寸,洁白可爱,便买回来养着,七天以后,龟渐大,近欲尺许。其人怜之,持至江边,放江水中,视其去。后邾城遭石季龙攻陷,毛宝弃豫州,赴江者莫不沉溺,唯独当初放龟的人,被铠持刀,既入水中,觉如堕一石上,水裁至腰。须臾,游出,回头一看,原来是放生的白龟。因为那军人是个小人物,一向无名,后人皆将此事移植到毛宝头上,习惯性地叫毛宝放龟。据清代刘献廷考证,毛宝放龟的地方在湖北赤壁,其《广阳杂记》卷二云:“赤壁本赤鼻,见郦道元《水经注》,昔临大江,今壁下长巨洲成陆地,距大江远甚,沧海桑田之变,亦甚速也。赤鼻者,乃一大石,突出于外,形如象鼻,其色微赤,故名,即毛宝放龟处也。”

  象牙报恩最早见于南朝宋刘敬叔《异苑》卷三:“始兴郡阳山县有人行田,忽遇一象,以鼻卷之,遥入深山。见一象脚有巨刺,此人牵挽得出,病者即起,相与躅陆,状若欢喜。前象复载人就一污湿地,以鼻掘出数条长牙,送还本处。彼境田稼常为象所困,其象俗呼为大客,因语云:“我田稼在此,恒为大客所犯。若念我者,勿复见侵。”便见踯躅如有驯解,于是一家业田绝无其患。” 唐张鷟《朝野佥载·华容庄象》、戴孚《广异记·阆州莫徭》,以及明王世贞《艳异编续集·淮南猎者》等书皆有类似的象得救而以牙报之的记载,叙述大同小异。

  黄雀衔环见南朝梁吴均《续齐谐记·华阴黄雀》,说的是东汉人杨宝,九岁时,于华阴山北,看到一只黄雀被鸱枭追咬而跌于树下,便上前拾起黄雀,带回家细心喂养。黄雀的伤好了,杨宝将其放走。当天夜里,有一个黄衣童子,自称是西王母的使者,特地前来感谢杨宝救命之恩,并送给杨宝四枚白环,祝杨宝子孙位登三世。

  猛兽致豕见于唐戴孚《广异记·张鱼舟》:唐建中初,青州北海县北有秦始皇望海台,台之侧有别浕泊,泊边有取鱼人张鱼舟结草庵止其中。常有一虎夜突入庵中,值鱼舟方睡,至欲晓,鱼舟乃觉有人。初不知是虎,至明方见之。鱼舟惊惧,伏不敢动。虎徐以足扪鱼舟,鱼舟心疑有故,因起坐。虎举前左足示鱼舟,鱼舟视之,见掌有刺可长五六寸,乃为除之。虎跃然出庵,若拜伏之状,因以身劘鱼舟。良久,回顾而去。至夜半,忽闻庵前坠一大物。鱼舟走出,见一野豕腯甚,几三百斤。在庵前,见鱼舟,复以身劘之。良久而去。自后每夜送物来,或豕或鹿。村人以为妖,送县。鱼舟陈始末,县使吏随而伺之。至二更,又送麋来,县遂释其罪。鱼舟为虎设一百一斋功德。其夜,又衔绢一匹而来。一日,其庵忽被虎拆之,意者不欲鱼舟居此。鱼舟知意,遂别卜居焉。自后虎亦不复来。

  类似这种动物报恩的故事还有许多,特别是关于狗的记载很多,如清俞曲园《笔记》:绍兴人周某,为贼劫至湖州。贼魁甚悍,一日有狗遗矢于地,贼魁怒,尽杀其所畜之狗。最后一黑狗,哀号若求免者。周颇与贼魁善,力请勿杀,从之,周以此狗寄养他所。居数月,周从贼中逃出,狗随之行,至德清,宿枯庙中。及夕,狗忽登其榻。周惊起,则户外有人切切耳语,盖知其自贼中来,欲害之而取其所有也。周夺门出,数人露刃追之,狗狂噬,周得免。后绕道归绍兴,大风覆舟,周溺于水。狗亦入水,衔其衣曳之至岸,乃得不死。

  《聊斋志异》中也有类似的记载,如《义犬》:“周村有贾某贸易芜湖,获重资,赁舟将归,见堤上有屠人缚犬,倍价赎之,养豢舟上。舟上固积寇也,窥客装,荡舟入莽,操刀欲杀。贾哀赐以全尸,盗乃以毡裹置江中。犬见之,哀嗥投水;口衔裹具,与共浮沉。流荡不知几里,达浅搁乃止。犬泅出,至有人处,狼信哀吠。或以为异,从之而往,见毡束水中,引出断其绳。客固未死,始言其情。复哀舟人载还芜湖,将以伺盗船之归。登舟失犬,心甚悼焉。抵关三四日,估辑如林,而盗船不见。适有同乡估客将携俱归,忽犬自来,望客大嗥,唤之却走。客下舟趁之。犬奔上一舟,啮人胫股,挞之不解。客近呵之,则所啮即前盗也。衣服与舟皆易,故不得而认之矣。缚而搜之,则裹金犹在,呜呼!”正因为一条狗都能知恩图报,所以作者最后不禁感叹:“一犬也,而报恩如是。世无心肝者,其亦愧此犬也夫!”

  当然,《搜神记》、《齐谐记》、《异苑》、《广异记》等书皆为志乖,所述事实尚不足信,但有些史志也有关于报恩的记载。

  《南史》卷六十四就记载了这么一件事:张彪不知何许人,自云家本襄阳,或云左卫将军、衡州刺史兰钦外弟也,“王僧辩遇之甚厚”。后僧辩被害,彪与妻杨氏,及所养犬名“黄苍”者,入匿若耶山中。“沈泰说陈文帝遣章昭达领千兵重购之,并图其妻。彪眠未觉,黄苍惊吠劫来,便齧一人中喉即死”。及彪被害,“黄苍号叫彪尸侧,宛转血中,若有哀状”。既葬,“黄苍又俯伏冢间,号叫不肯离”。

  《北周书·孝义传》也记载:张元,性谦谨,有孝行。陌有狗子,为人所弃。元见,即收养之。叔父怒曰:“何用此为?”元曰:“有生之类,莫不重其性命。狗为人弃,若见而不收,无人心也。”未几,狗母衔一死兔,置元前而去。

  《明史·孝义传》还记载了一则老虎不吃孝子的故事:洪武中,包实夫授徒数十里外,途遇虎,衔入林中,释而蹲。实夫拜曰:“吾被食,命也。如父母失养何?”虎即舍去。后人名其地为“拜虎冈”。虽然不是报人的恩,但却知道放孝子一条生路奉养父母。

  无论志乖或史志,古人记叙这些动物报恩的故事,无非是想劝戒人们,动物尚知报恩,况且人乎!如果说“鸦有反哺之义,羊有跪乳之恩”皆为动物之本能的话,报恩却就应该是人的一种有意识的行为,因为人不是动物,人之所以为人,是因为人作为天地间最高级别的生物,是有感情有思维的。尽管施恩也并非是为了图报恩,但自觉的报恩却是每一个人应该做的,如果这一点都做不到,就连动物也不如了6月1日凌晨,一艘装有2800吨的大与一艘装有500吨的民用运输船相撞,当场造成装满榨菜的民用运输船沉没,船上5人和一只家狗瞬间全部落水,所幸的是5人均被救起。据狗主人介绍,她与狗一同落水时,危难时刻是狗“救”她一命,但狗却生死未卜。

  当日凌晨1时许,这艘民用运输船满载榨菜正从湖南常德开往浙江桐乡,在长江干线安庆水道钱江嘴附近与重庆远洋809号油轮相撞。“由于当晚正下着大雨,隐约间看到对方的油轮驶来已经避让不及,只听‘轰’的一声巨响,还没几秒钟,我们的船就头朝下沉没了。”今年52岁的船主刘开强与妻子回忆起当晚惊魂的一幕,至今仍惊愕不已。船主刘开强说:所幸的是我家四口人和货主都没事,最遗憾的是我家那条养了一年多的家狗,在救了我儿媳一命后失踪了,不知道现在是死是活。

  船主夫妻介绍说,他们的儿媳不会游泳,这只名叫“黑子”的家狗是儿媳将它当作了“”后才被救上那艘油轮的,而事发的当时,这只狗也与他们在驾驶舱,而儿媳是在船尾,也就是说这狗也许是故意游到船后儿媳身边对其进行“救助”的。

  事发后,安庆港区海事处海巡31805艇迅速赶到事故现场,所幸的是5名落水人员当时已全部被油轮上施放下来的救起。

  据了解,该运输船名为豫周长虹机071号,船主是有30多年驾龄的老船民,家住阜阳市临泉县,随船同行的是大儿子与新婚不久的儿媳。据船主称:儿媳陪嫁的首饰及所有嫁妆已全部随船沉入江中,如果该船今后无法使用,船主一家人的生活将会无着落。

  目前,有关部门正在对该沉船进行扫测工作,具体的事故善后处理工作也正在进行当中。(中安在线)海南省琼海市椰子寨,现年33岁的黄开宁9年前无意中救治并收养了一条身长不足一尺的小蟒蛇。9年中黄开宁对蟒蛇照顾得无微不至,几乎是同吃同睡;蟒蛇则“反哺”报恩,为黄开宁牵线搭桥、看守家门、照顾孩子,成为黄家尽职尽责的“保姆蛇”。现在,这条蟒蛇已成巨蟒,长约4米,重100多斤。

  村里的一些孩子都把蟒蛇当成自己的好朋友,一放学,就跑到黄开宁家看望这条蟒蛇,跟它玩耍。

  一些富商想买蟒蛇回去当宠物养,黄开宁却舍不得,他说,蟒蛇就像他家人一样,不会卖它。巨蟒爬到椅子上,黄开宁的儿子试图拉它下来。

  1996年8月的一天,黄开宁在槟榔园发现了一条尾巴上受了刀伤的小蟒蛇,趴在岩石上,一动不动。自幼喜欢小动物的黄开宁把它带回家,并在一位老中医的指导下,用一种止血生肌的草药,为小蟒蛇疗伤。

  3个月后,小蟒蛇不仅完全得到康复,而且体重也增加了几斤。黄开宁本想把小蟒蛇放回大自然,却又担心小蟒蛇再次遭受伤害,遂让小蟒蛇继续留在自己家里。1998年,邻村的晓兰姑娘听说黄开宁养了一条蟒蛇,还和蟒蛇一起睡觉。约女伴们到黄家去观赏后,晓兰对黄开宁印象深刻。接下来的日子,晓兰也开始帮黄开宁捉老鼠,彼此间渐渐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一年后,两人步入婚姻的殿堂。

  2000年,黄开宁的儿子出生后,蟒蛇对儿子特别友善,从来没有伤过孩子。每当黄开宁夫妇都外出时,这条蟒蛇就成为黄家尽职尽责的“保姆蛇”。他的儿子一会儿将蟒蛇当马骑,一会儿把小脸蛋贴在蛇背上。

  2001年夏天的一个深夜,晓兰被客厅里一阵嘈杂声惊醒,她急忙推醒丈夫。黄开宁起床开灯一看,一位陌生男人的双腿被蟒蛇紧紧缠住。原来是小偷准备偷黄开宁刚收购回来的槟榔。

  黄开宁和蟒蛇的故事传开后,陆续有商人表示,想把这条蟒蛇买回去当宠物。2005年,有人甚至开价15万,黄开宁却舍不得,他说,蟒蛇就像他的家人,他不会卖掉它。但另一方面,由于蟒蛇如今已成巨蟒,食量惊人。原本就不富裕的黄家过得很是艰难,巨蟒常常处于半饥饿状态。

  北京警察博物馆坐落在东交民巷36号,北京市公安局的后门右侧。这里浓缩了北京市公安局50多年的历史足迹。公安博物馆分四大展厅:一层为北京公安史厅,二层为刑事侦查厅,三层为警种职能厅,四层为警械装备厅。在二层展厅的拐角处,有一个栩栩如生的警犬标本。这个标本的后面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动人故事。展品下面的文字写着:警犬菲生,1996年出生,德国纯种牧羊犬,曾参加过40多起案件侦破,破案34起,多次立功。

  这只警犬就是北京警界赫赫有名的功勋犬。在一次训练过程中,由于发弹枪离菲生的耳朵太近,功勋犬受了刺激,不得不退役。按惯例,警犬退役后养护它的警员要一直养它到死。但是考虑到博物馆应该有表现警犬在公安破案中功绩的内容,布展人员找到警犬大队,希望提供一只活犬制作标本,最后选择了功勋犬。

  这当中还有一段故事。

  菲生不是纯种德国牧羊犬,刚满5岁,正值青年。它3个月大的时候开始受训,出刑事案件现场40余次,发挥作用36次。最漂亮的一次是1997年8月19日,密云县东邵渠乡发生了一起两人被杀的特大案件。菲生嗅了一下犯罪者留下的血足迹,就向北追去。一路上,菲生的表现非常坚决,把侦察员径直带到了离现场1600多米外的高各庄村北路口,把作案后惊魂未定的嫌疑人抓获。

  菲生退役是因为去年在音响训练中出了意外,它受了近距离突然巨响的刺激,暂时不能再工作,交给警犬繁殖支队队长杨肇斌治疗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,菲生已经从不敢离开犬舍,进步到能和杨肇斌一起散步了。杨肇斌对菲生的病很有信心,相信他会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,谁知……杨肇斌回来,默默捧着菲生的头,菲生孩童般的眼神看着他。他想把残酷的消息告诉它,话没出口,泪却淌了下来。

  杨肇斌永远也忘不了菲生被带走的那一天。那是2001年4月16日上午。菲生不肯跟北京动物园兽医医院的医生走,杨肇斌只好亲自送它。一路上,菲生依偎着他,他不忍看,他感到自己是在做一件出卖朋友的卑鄙事。从警犬队到动物园的路很长,他没看清沿途任何景物,只记得天上的太阳是黑的。

  警察博物馆的杨新力已经等在动物园兽医医院了。菲生被领到一个大大的笼子旁,杨肇斌发口令让它进去,菲生不解的看着他。他只好把它拉进去,抖着手锁它的时候,它的头拱进了他的怀,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哀鸣。“咣当”一声,笼子门在杨肇斌身后关上了。他不敢回头,疾步离开。“用喂吗?”“不用,明早空腹做标本。”声音很小的对话,却让杨肇斌听见了,控制了半天的泪水终于忍不住了。他跑到水龙头前,拼命的洗脸……杨肇斌恨自己的懦弱,可无论他怎么努力,眼泪就是止不住。警犬是刑警的忠实战友,它们随自己共同经历过无数次风险,枪一响,它跑在主人前面,要倒它先倒……

  晚上,杨肇斌独自坐在家里难过。他从兽医那里知道了做标本的过程,为了保证犬的皮毛光鲜,手术前要注射大剂量的麻醉药,在它重度麻醉的时候解迫。那时候,菲生不会感到疼痛,却会把痛苦永远地留给他。八点半,妻子下班刚到家,他就拉着她到了超市,选了袋犬粮,又坐出租车奔了动物园。到了那里已经9点多了,他直奔菲生的笼子,妻子帮他去找拿钥匙的饲养员。离笼子老远,菲生就叫起来。它知道他来了。菲生想扑过来,却被无情的铁链拖住。妻子擦着汗跑回来,找不着拿钥匙的饲养员。菲生在笼子里叫,杨肇斌在笼子外边哭,妻子流着泪劝他。第二天一早,医生在菲生的笼子外,看见半待犬粮和一大堆烟头。

  博物馆开馆那天,谁也没有注意到,有一个人蹲在已经成为标本的菲生面前抹泪。是杨肇斌。他轻轻抚摩菲生漂亮的毛皮。还是他熟悉的黑背黄腹,还是那两只永远直立的耳朵,还是那个活灵活现的机警形象,只是,它再也不能叫,不会动了。

 
放生蚯蚓注意事项
baidu
互联网 www.chinahusheng.cn
  • 护生网(www.chinahusheng.cn) ©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护生网不设版权,随喜转载,功德无量。站务义工:耀辉 韩娟 手机:139 7150 1369(限短信联系) Email:Chinahusheng@126.com QQ:1295129552 微信号:chinahusheng 护生网是一个完全透明化开放式的民间网上站点,本站目前与任何佛教寺院、协会、组织以及迷信活动无任何关系。 沪ICP备07019252号